第四百六十一章 复杂神秘的文字

水纹似的灰色烟雾缭绕,一座座巨大的残断石碑立于虚无飘渺之间。

“这里不就是我所知道的乱葬天池吗?”罗东阳撇嘴道。

“乱葬天池没有错,不过恨天公爵和恨地公爵说,这片乱葬天池的墓碑上面,蕴含着无穷的玄奥,若是日日观看,对本命神光大有好处。”白苍东的目光落在距离他最近的一块墓碑之上,只见上面雕刻的文字一笔一划如飞瀑倒悬山峰耸立,苍劲之中又蕴含着雄奇之意。

可是白苍东看了半天,却连一个字也没有看懂,这并非是光之第一阶的文字。

“我看根本就是恨天公爵和恨地公爵在胡扯,从来没有听说有人看这些鬼画符能够增强本命神光。”罗东阳对于恨天公爵和恨地公爵所说的话嗤之以鼻。

白苍东看了一会儿,也觉得罗东阳说的有道理,这些墓碑上的文字看不懂,其上又没有特殊的力量波动,怎么看也不像能够增强本命神光的样子。

“既然来了,就再看看吧,恨天公爵和恨地公爵,似乎没有在这件事上面骗我的必要。”白苍东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

整个乱葬天池,除了那缭绕于空间之中若有若无的灰色烟雾和石碑之外,再也空无它物,白苍东挨个观看石碑上的文字。

每块石碑上的文字几乎都不相同,白苍东一面一面观看,虽然认不得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把上面文字的形状都记在心里。

恨天公爵和恨地公爵告诉白苍东。他们曾经在乱葬天池待过一段时间。大概有十几年的时间。在那十几年里,他们的本命神光都产生了奇异的蜕变,比以往几十年的时间都要精纯,他们怀疑是乱葬天池的特殊功效,但是却不敢肯定,因为以前也有别人在乱葬天池中研究过石碑,似乎并没有发生过这种蜕变。

“罗兄,你可知道这乱葬天池的来历?”白苍东一边观看记忆石碑上的文字。一边开口向罗东阳问道。

“传说乱葬天池并不是像其它异象一般,是自空间裂痕中流出,而是原本就存在于大毁灭天界之物,有人说是神魔大战后的墓地,也有人说是封印不死族之地,到底真相如何却不得而知。”罗东阳看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些无趣了,他根本不相信这些见鬼的石碑能够增强本命神光。

“哦。”白苍东应了一声,继续观看记忆那些文字。

白苍东越看越觉得心惊,整个乱葬天池中的石碑至少有上万块之多,每块石碑上面的文字少则上百。多则数千,这些多的文字。竟然没有一个重复的,白苍东如今看了数百块,依然没有找到同样的一个文字。

“光之第一阶的文字不过就有十万而已,若是这石碑上的文字真的完全不同,那么其数量就绝对不止百万,这到底是多么复杂的一种文字啊!”白苍东皱眉思索:“如果真的都不相同,恐怕石碑上所见的东西,并不是真的文章,甚至不会是句子,否则不可能没有重复的子出现。”

白苍东对于这些石碑上的文字越看越觉得有意思,并不是他发现了石碑上有什么秘密,而是这种文字的变化之复杂和玄妙,已经远远超过了光之第一阶的文字,虽然不能解出其意,但只是研究这些文字的结构和规律,就让他有了不少的感悟。

因为石碑的数量太多,非一天时间能够记下,白苍东决定一直留在乱葬天池中记忆那些文字,希望能够在大灾变来临之前记下所有的文字,他总觉得这些文字一定有非常大的作用。

“白兄,你整天看那些文字,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在乱葬天池中待了两个多月,罗东阳感觉自己无聊的都快要发疯了,每天对着这些阴森的石碑,时间久了心情非常的不好。

白苍东却乐在其中:“我已经看了大半的石碑,这些石碑上的文字,果然没有一个是相同的,这如果真的是一种文字的话,这种文字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光之第一阶的文字。”

“复杂有什么用,你又不知道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罗东阳不在意的说道。

“也许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说不定。”白苍东笑道。

“别做梦了,大毁灭天界又不是才发现不久,不知道有多少强者看过这些石碑,其中不乏王者甚至是君王,若是有用,也不会任由这些石碑摆在这里了。”罗东阳撇嘴道。

“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我总觉得这些文字奇妙万端,将来也许能够用的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