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域之战

如同双手拿着带有尖刺盾牌的人,在刹那间连人带盾都被岩浆洪流淹没了一般,罗森根本连反射伤害和转移伤害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那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

就像是一个孩童,接到了一个他根本举不起的球,直接把他压垮,就连让那球偏移轨道的力量都没有。

眼睛许久才恢复视力的观战者们,看到两人还是如同先前那般面对面站立,白苍东浑身是血的靠在防护光罩上面,而罗森也依然完美无损的站在白苍东对面。

“借力聚力的法门吗?”复活的罗森,目光古怪的看着白苍东,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借力聚力,而没有被他看出一丝痕迹的人,本命神光的运用能力之强,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错,你还要继续战下去吗?”白苍东目光纯净的问道。

“不需要了,决斗约定被斩一命者即为输,我已经输了,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我罗森并不是输不起的人,但是水晶板的争夺战并没有结束,下一次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同样的手段,第二次就对我无用了。”罗森丢下了水晶板,转身离开了演武场,快要走出演武场之前,却突然停下来,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小心虚天机,小心这座演武场,在没有重新与我一战之前,千万不要败给任何人。”

说完,罗森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演武场。

罗森刚刚离开。白苍东还没有从演武场上走出来,却见一人缓步走进了演武场。让观战的人都是一楞。

“虚天机,是虚天机,逆命王所选择的四个人当中的最后一人。”很快就有人认出了虚天机来。

“他这个时候来,不会是想现在挑战拳头侯爵吧?”

“应该是了,不过现在拳头侯爵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战力,但是如果使用命灯复活的话,就有了一盏命灯的劣势,这样好像不大公平。”

“也不能这样说了。毕竟拳头侯爵拥有光明使者的荣耀命格,在这种地方决斗,其实最占便宜的还是他。”

虚天机走到白苍东面前停了下来:“拳头侯爵,今天我们就一起做个了结吧?”

“好啊。”白苍东嘴角微微翘起,虚天机的嘴角也同样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意。

“真的要继续战啊!”观战台上顿时沸腾了起来。

“决斗的规则还是一样,被斩一命者为输,你还是先复活一次吧。”虚天机又说道。

“不用了。就这样吧。”白苍东微微摇头。

白苍东的回答令虚天机忍不住皱眉,观战的人也都是大为吃惊,在被斩一命的规则下,用这种失去了大部分战力的身体继续战斗吗?

“你确定?”虚天机眼底杀意隐现。

“当然确定。”白苍东笑道。

“那你就去死吧。”虚天机大手一挥,可是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你是在等它吗?”白苍东伸出手掌,手掌中本命神光凝聚成了一个光罩。里面有一只赤色的虫子在死命的撞击光罩。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虚天机并没有着恼,平心静气的问道。

“你在天庭居中使用这种手段灭了那神崖公爵一命的时候。”白苍东答道。

“原来早就被看穿了,这样的话,那只好真正的大战一场了。你确实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家伙,我承认在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小看了你,可是现在却不会了。所以。在开战之前,我要先把这里变成你的地狱。”虚天机仰望着天空,而那天空仿佛听从了他的召唤一般,如同乌云遮天一般,渐渐被黑色所覆盖,很快整个演武场内都变成了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那是什么东西?”观战台上的人,眼睁睁的看着整个演武场的防护光罩突然变成了漆黑的颜色,把整个演武场都遮蔽起来,他们完全看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忍不住骚动起来。

“暗域,我怎么忘记了这里就是暗域演武场,真不愧是虚天机,从开始就打算要利用暗域演武场,夺取所有的水晶板吧!”魔剑王赞叹道。

“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圣刀王说道。

演武场内,虚天机席地而坐,面前摆放着一张如晶玉制成的古琴,那琴身散发着晶晶淡绿色光华,将漆黑的演武场照亮。

“很吃惊吗?这就是暗域演武场名字的由来,有了这奇异的暗域防护光罩,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面发生的一切,目光自然也就落不到你的身上,你的光明使者荣耀命格,在这里就没有了作用,现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