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地造化,无限血统

“杀!杀!”

一声充满愤怒、怨恨、不甘的暴喝,聂云逐渐清醒。

“云儿,你终于醒了,下次可不要这样吓娘!”

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略带抽泣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聂云打了个激灵,眼睛立刻瞪得滚圆,急忙转头向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坐在床边,两个眼眶红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似乎好几夜都没睡过了。

“娘?”

聂云浑身一僵,脑中一阵轰鸣,闪过一个片段。

自己叫聂云,是一名丹田穴窍境巅峰的超级强者,妖族侵袭的时候,和数十位结拜兄弟进入了大陆最神秘的万界山寻找神灵留下的印迹希冀借机突破,寻找一线生机。

一番历险,在遥远的时空深处果然发现了远古留下的文明,就在自己刚刚得到,还没来得及细看的时候,就被一柄长剑刺穿了胸膛!

出手的正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他们居然早就归顺了妖族,利用自己来寻找这片遗迹!

妖族入侵的强大攻势下,聂云本就没打算活下去,可惨遭最信任的兄弟背叛,还是让他抓狂,重伤的他施展出禁忌之术,不惜燃耗寿命,将背叛自己的所有人都斩杀在剑下!

那一战,万界山、远古文明为之崩塌!

那一战,背叛自己的人全部覆灭!

那一战,魂飞魄散,血统因子破碎,彻底消散!

“我不应该死了,家族早就覆灭了吗?”

闪过这个片段,聂云拳头一紧,当眼睛落在周围熟悉的环境上,一道霹雳闪过,嘴巴张开,发出难以置信的话语。

“我居然……回到了三百年前?今年才十六岁?”

眼前的场景自己非常清楚,终生难忘,正是十六岁那年出去,遇到了家族同宗堂兄聂超,一语不合争吵了起来,对方将自己打成了重伤!

这次重伤自己昏迷了整整五天五夜,母亲便在自己身边守了整整五天五夜!最后好不容易醒来,实力却从气海九重天第三重养气境初期跌了好几个级别,重新回到第一重引气境界!

正因为实力暴跌,错过了家族弟子考核,自己分支地位降到最低,被家族遗弃,被迫离开洛水城,从而一跌不振,饱受外人欺辱,族人无依无靠,相继离世!

也正因为这次重伤,母亲为了寻求篷馨雪莲救自己,瞒过众人,爬上霞落峰,失足跌落而死,成为终身憾事!

“没事就别装死,早点起来修炼!”

就在聂云被重生冲昏头脑的时候,一个不悦的冷喝响起,说话的是一个有些邋遢的中年人,拿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酒气熏天,说话间,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

“爹?”看到这个人,听到如此呵斥,聂云并没有反感,反而眼圈忍不住一红。

自己父亲聂啸天,曾经的家族第一天才,开启了七大血统因子的王族巅峰修炼者,不到二十五岁,就拥有气海九重天第七重兵甲境界,当年的洛水才俊大赛冠军,洛水金盾的获得者,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能突破第七重桎梏进阶气宗成为一代宗师的时候,却突然走火入魔,气海破损所有功力毁于一旦!

气海破损,就表示再无法修炼,对号称百年难遇的超级天才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父亲从此一跌不振,终日借酒消愁。

由天才变成废物,父亲以前的对手纷纷排挤,自己这个分支在家族的地位立刻直线降下,到现在已被分配到洛水城最边缘的地带,连家族府邸都不允许进入!

自己正是出生在这种环境中,一出生就受到各种欺负和嘲笑,因此,对造成这一切的父亲,一直很是讨厌,甚至讨厌这个家庭!

如果不是这个父亲,自己完全可以更早开启血统因子,得到更多修炼资源,那样的话,自己实力就会提升的更快,弄不好已经成为家族人人崇拜的天才子弟,而不是沦落到居住在城市边缘,人人鄙视,人人瞧不起!

如果不是这个父亲,自己也不用受到如此多的侮辱,做任何事都有莫大阻力,生活窘迫!

就因为这些原因,自己越来越讨厌这个父亲,越来越厌恶这个父亲,自己和他之间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这件情况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血色弥漫,妖族大军侵袭了整个洛水城,父亲的身躯挡在自己面前,被一头弥妖族的头领一枪刺穿!

父亲临死的那一刻自己才明白,他为了自己能开启血统因子,不惜与人交换,卖掉了视若生命的汶麟宝刀!

为了自己能够修炼迅速,不惜跪在族长面前,承受着屈辱,求取灵谷丹,却让母亲装作无意得到的样子,送给自己!

为了自己能不被他的名声牵连,不惜忍痛在儿子面前装出一副冷漠的嘴脸……

可是……那一刻知道又能怎么样?父亲已经走了,彻底离开了自己!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自己明白的太晚了,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那么混账,母亲过世,自己掌管分支后,将他辱骂的不敢回家!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在妖族来临的时候,叫嚣羞于做你这种废物的儿子,惹得他心灰意冷甘愿送死!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

太多太多的如果,太多太多的不会,都伴随那一枪随风消逝,再也无法追回!

爹,是儿子对不住你!

爹,是儿子混账!

爹,是儿子不懂事,是儿子不知道你的苦心!

爹,既然这辈子让儿子重生,儿子愿意用生命去弥补以前的过失,用生命捍卫你的荣誉和尊严!

“爹!”

心情激动,看着有些褴褛的父亲,聂云眼圈一红,久违了几百年的称呼从口中缓缓喊了出来,生硬却带着儿子发自内心的眷慕。

“你叫我……什么?”聂啸天向外走的脚步趔趄了一下,浑身忍不住颤抖,不敢相信听到的声音。

这个儿子,自从六岁开始,就羞于身世,羞于自己这个父亲,从未喊过一声“爹”,怎么……怎么……

“爹,少喝点酒,你当年的伤还没彻底好!”压制住自己的感情,聂云道。

“让我少喝酒?我儿子喊我爹?不,不,我让你蒙羞,不配做你的爹……”聂啸天急忙向外走去,背对聂云等人的脸上,缓缓滑过两道浑浊的眼泪……

儿子肯喊我“爹”了,肯认我了,现在我就算死,也值了!

“以后再和父亲谈谈吧,他现在还沉浸在当年失败的阴影里,我一定要化解他这个心结!”叹息一声,聂云看向眼前的母亲“娘,我没事,看你眼睛都红了,一定累了,快点休息,明天我向你请安!”

“没事就好,刚醒来就再睡一会,我会找上最好的疗伤圣药给你治伤,让你彻底恢复!”母亲聂玲见儿子彻底醒过来,一直支撑内心的压力陡然松了下来,果然觉得有些疲劳,站起身安慰几句便回房休息了。

“想要改变一切,必须拥有实力,别浪费时间,赶快修炼吧!”

父母都离开房间,聂云缓缓坐起,按照原本的调息方式,进入了修炼状态。

气海修炼者,一共有九个境界,也就是俗称的气海九重天,分别是一重引气、二重灵谷、三重养息、四重真气、五重出体、六重成罡、七重兵甲、八重气宗、九重至尊!

气海修炼根据血统高低判定天赋,血统越高修炼天赋也就越强,以后就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血统高低用血统因子衡量,血统因子是一个人一生出来就已经定格的,代表着天赋,数量越多,身份就越尊贵,分为皇、王、侯、贵、凡五个等级,普通修炼者没有血统因子,能开启1个,就算凡族上品血统了,2—3个是贵族血统,依次类推,4—5侯族、6—7王族、8—9则是最稀少的皇族血统!

每个级别有根据学血统因子的多寡,又分为上品、下品!同样是王族血统,上品血统就比下品血统地位高,更加尊贵!

当年父亲聂啸天能足足开启7大血统因子,成为王族上品血统,可见潜力之大!

7大血统因子,每个都能在气海形成一个丹田,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有七大丹田,修炼速度是别人的整整七倍!

别人修炼七天只相当于他一天,这种天赋绝对可用恐怖来形容!

“嗯?我的血统因子呢?不是早就开启了吗?怎么会一个都不见了?”

精神一进入气海,聂云立刻发现了不一样,愣在原地。

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