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夕阳的光辉,犹如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温柔的拂过大地,释放着最后的余韵。

黑暗即将吞噬大地,同时吞噬的,还有刘协最后一丝希望。

“陛下,天色已晚,该休息了。”一名小黄门规规矩矩的站在刘协身边,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刘协真的感受不到丝毫来自对方身上的敬意。

“唉~”刘协看了小黄门一眼,小黄门目不斜视,如果真的是本尊的话,此刻恐怕会相当憋火吧。

对于穿越这种事情,以前他会期待,但真正有一天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刘协唯一剩下的,就是一种被命运捉弄的感受。

别人穿越当皇帝,自己也穿越当皇帝,但为什么别人穿越之后,就是坐拥江山美女,一瞬间吊丝逆袭,成为人生赢家。

而他呢,名义上是皇帝,但却是个傀儡皇帝,走在这皇宫之中,别说权利什么的这些自他穿越以来就没有感受过的东西,那李傕还时长跑来威吓一番,这日子,也真是够了。

好歹自己以前也是一家公司的主管,手底下管着五六个人,不说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活的也有尊严,但现在呢?一个傀儡皇帝,别说当皇帝的尊严了,想到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里自己先被李傕、郭汜架空,然后被曹操当做吉祥物挂着,最后浑浑噩噩的活上几十年,然后被曹丕废掉,至于退位之后有没有死,他已经不记得了,不过前朝皇帝这种生物,就算活着,日子恐怕也不怎么好过吧?

想到自己今后的人生轨迹,刘协就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就算是刘协,往前穿越几天也好啊,那时候虽说王允未必就真的安了什么好心,但至少那时候人家是真心帮自己的,更何况,手底下还有猛将兄这等天下第一为其所用。

从记忆里找到关于那一段记忆的时候,刘协也有种很纠结的感觉,王允设下美人计,挑拨吕布杀死董卓,然后独揽大权,手中有五万并州精锐,虽说外面还有李郭等人的二十万西凉军,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要先稳住李郭,一步步收服这些西凉军,到时候手握二十五万大军,而且还是这天下最能打的西凉军和并州军,又有猛将兄这等猛将辅佐,其麾下张辽、高顺也都是一时良将。

关于王允,刘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记忆中,本来是一个很懂得隐忍的老头儿,怎么一朝得势,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原本大好的局面,硬生生把西凉军给逼反,而自己就是在王允自杀之后穿越而来,这种情况下,就算知道未来几十年乃至百年之内会发生什么事情,刘协也只能干看着。

更糟糕的是,王允和吕布这对翁婿之间也因为权利的问题在很短的时间内从蜜月期走向对立,相互不信任的状态。

王允原本计划是吕布带着一万骑兵在外骚扰,留下四万并州精锐守城,但吕布手握军权,直接带走了并州精锐,只留下一些残兵留守长安,最终人家西凉军直接分兵堵住吕布,强攻长安,长安城守备薄弱,被直接攻破了。

王允一死百了,留下年少的刘协也就是现在的自己在长安城中当一个傀儡皇帝,哪怕作为一个穿越者,刘协此刻却生不出丝毫穿越者的优越感,只有一种名为生无可恋的感受随着那逐渐落下去的夕阳越发的沉重。

“陛下,该回宫了。”小黄门脸上带着明显的不耐烦,甚至伸手拉了刘协一把。

“啪~”

如果是以前的刘协,此刻恐怕也只有忍了,毕竟一个小屁孩儿,又是在压迫的环境中成长起来,隐忍这一点上面,就算是他这个来自后世,有着三十岁真实年龄的灵魂,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他显然没有那份隐忍的功夫,或者说,对一个小黄门,通俗来讲,就是一个太监,根本没有什么隐忍的必要。

清脆的耳光声中,小黄门一脸惊愕的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皇帝,眼中闪过一抹羞怒,左手捂着脸颊,右手食指指向刘协,一脸愤怒和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协道:“你……你敢打我!?”

“为何不敢?”刘协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直接将小黄门打的有些发懵,有些好笑的瞥了一眼对方那因为愤怒而憋得通红的脸颊,不屑道:“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