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戏剧的人生

霓虹,东京,台东区。

橘红色的夕阳洒在繁忙的商店街上,闹市中,一位穿着中学生制服的少年,灵巧地骑着自行车,在人群中穿梭。

“我回来了!”

偏僻的民居小巷中,少年随手把自行车丢在一间半开半闭的料理店门口,如果注意观察的话,不难发现店门口挂着用繁体字写着‘中华料理’四个大字的招牌。

狭窄的店面空落落的,没有人回应他,对此夏羽早就习以为常了。

大概两年前,在睡觉前发出大宏愿一定要把料理吃到吐的夏羽,在醒过来后就离奇变成了霓虹东京都白鸥初中的初一学生。

从开始的惊慌不安,到后来的适应,夏羽只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

要说心得经验么,既然都被强上了,那他除了享受还能干什么?整天像是个怨妇唉声叹气,寻死觅活?夏羽直接呵呵他一脸:

要乐观!

好在这一世,夏羽还叫夏羽,体内的炎黄血脉仍在,只不过,跟来时的两袖清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不同,这一世,他多出了一个让人又爱又怕的爷爷。

穿过店面来到后院,果然,廊道蒲团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听见背后的脚步声,老头不紧不慢睁开眼,指了指身旁矮几的茶壶,“回来了?热水,泡茶。”

这是标准的汉语。

“哦。”

夏羽应了一声,拿起茶壶,没有去水龙头打水,而是进店面的厨房,在一口老旧的水缸里,舀水装进壶中,随后把茶壶放在煤气炉上。

咕咕咕。

小片刻茶壶就冒出滚滚热气,夏羽看着水壶,眼神一时间有些迷乱。

来到这个世界两年,东京似乎还是他认知中的东京,可是,生活中一些不容忽视的细节,又在提醒夏羽,这个世界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比如……

夏羽视线瞟向厨房中那口老旧的水缸。

店面本就不大,厨房更是拥挤,一口老古董水缸占去了太多位置,这怎么看怎么不符合常理。

此时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夏羽没急着开灯,而是静静站了一会,等厨房中的晚霞散去,狭窄的空间彻底昏暗,那口老旧的水缸,忽然有着晶莹的点点闪光,离开水面,飘散在空气中。

这并非水的问题,夏羽非常清楚,他顺手关上煤气炉,没急着去给老头子泡茶,而是瞟了一眼外面庭院,眼疾手快伸出手,在水缸里捞了一捞,哗啦,黑暗中,有夜明珠般的宝石闪烁着璀璨的亮光。

手上是一块湿湿滑滑的,鸡蛋大小的石头。

叹了口气,夏羽摸了摸石头,又把它丢回水缸中,头也不回拿起煤气灶上面的茶壶离开。

他不止一次询问老头关于石头的事情,什么法子都用了,旁敲侧击,老头子始终守口如瓶,这可急坏了他这个重生者。

尼玛,重生者的待遇不该是这样子的,有什么地方打开方式错误了吧?这两年苦坏夏羽,天天被老头子当牛马使唤不说,一年到头睡眠严重不足,白天去学校上课就补觉,以致于他‘睡魔’的称号陪伴他渡过了三年的白鸥初中,今天夏羽刚刚参加了白鸥高中的内部升学考试,他期望等春假结束,四月开学,自己在新的学校可以摘掉‘睡魔’这个称号。

日了个哔——

心里活动异样活跃的夏羽,现在却是低眉顺眼,跪坐在矮几一旁的蒲团上,给老头子泡茶。

茶叶是商店街买来的,老板也是个老头子,夏羽每次跑腿去拿,茶店老板总是笑呵呵从内室给他拿出那么一小袋,颇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