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负心汉

林梅感觉有人再看自己,回头望去,树林里却不见人影,也许是错觉吧,林梅心想着,脚步却迈得更大。

看着前边青松树上的标记,往左走了二步,便停了下来,左右张望没人,便蹲下来拔开地上的树枝草皮,树枝草皮下是一米深的坑,坑里插着削尖的木枝,这是林老爹做的陷阱。

林梅小心清点着陷阱里的动物,今天收获还不错,二只兔子,一只箭猪。不过都死的,看样子都死一夜了,这两天天气不热,还好腥味不大,不然可得把狼招来呀,林梅急忙在地上捡了根手臂粗树枝,把身上带的绳子把兔子捆在树枝上,箭猪有点麻烦,这玩意儿,浑身都是剌,不小心就得被轧伤。

“要我帮忙吗?”

林梅吓了一跳,回身看清身后的男子后松了一口气。

“不用”,林梅继续用绳把箭猪也捆在树枝上。

“林梅,你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男子说道。

“刘大武,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已娶妻生子,当初我们的婚事本就二家口头约定,不成订下婚书,婚事就此作罢。”林梅盯着刘大武恨道。

这个就是那负心汉,长的很一般嘛,就是个子高一些,可能是练过武原因,看上去比庄家汉强壮一点,林梅为原主不平,就为这负心汉跳河自杀,也太亏了吧。

“林梅,我真的有苦衷,你难道忘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打小我就说要娶你,你就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能不能再考虑考虑。”刘大武急忙伸手去拉林梅的衣袖。

林梅大怒,撇开刘大武的手,指着他鼻子大骂:”光天化日,你想做什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的,你在外娶妻时可成想过你已有婚约,如今你早已娶妻生子,莫非还想娶我为妻,那你之前的妻算什么,还是说你要想纳我为妾。”

“娶她并非我本意,其中另有隐情,林梅,请你相信我。”刘大武神色紧张道。

“说那么多,你还是想纳我为妾,回家作你的白日梦去吧,我林梅这辈嫁不出去也决不做人妾。若你还念惜日情份,你我便是路人,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好狗不挡道,走开。”林梅说完,便使劲把捆有野物的树枝往肩上一抗,绕着走开了。

耳红面赤的刘大武望着林梅走的方向欲步追去,却因林梅的话无地自处,最后只能无奈叹息:是啊,林梅因这事已经跳过一次河了,难道还想再逼死她一次,终究是我负了她。

林梅走了很远,回头看见那负心汉没跟过来,心里才松了一上口,其实林梅心中是很矛盾的,二个月前,要不了因为这负心汉,原主也不会跳河溺亡,现在的林梅也不会穿过来,对现在的林梅来说,这刘大武带着妻儿回来也是好事,至少现在林梅不用担心肓婚哑嫁,穿越小说不都这么写的么,女主都是有光环的,肯定会有更好的男主等着娶自己呢,不着急,刚刚对着刘大武大吼也是怕他看出点什么,比较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林梅心里还是挺虚的。

林梅根据原主的记忆得知,这是个空架的朝代唐朝,可当朝的国姓却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