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

唔唔,头好疼,欧阳玄清感觉到自己头疼欲裂,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玄清迷茫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一个鲤鱼跃身,单手虚空一抓,却没有抓到什么。

“啪嗒”。的一声,却是从床上掉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玄清愣愣的看着自己白嫩嫩的小手,一时傻了眼。

欧阳玄清记得,自己家族不是被王家和张家合起来围攻,想要灭了自己欧阳家的吗?。

自己则是在王家的三位练气十一层的同阶修士围攻之下死了吗?。

“这是我十二岁,被送入流云宗的第二日,我这是重生了”。欧阳玄清施了一个水镜术,瞧着水镜里,一个年约十一二许的男童,面色黝黑,身材瘦小,厚重的刘海遮挡了一双眼睛,玄清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自己这是怎么重生了,对了,是那副画”。玄清只记得被人一剑贯穿了胸口,之后,自己胸口一热一疼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只是,自己胸口一直绑着娘亲给自己的那副画,陷入昏迷之前,自己隐约的察觉到那副画有些不对劲的。

“这画好像有点不一样了”。玄清取出那幅画后,徐徐打开,卷轴之上铭记着两枚斗大的银色蝌蚪文符箓,长三尺,宽半尺,最上方写着仙灵图三个金色古朴的大字,里头依旧画着一块黑色的田地,一座茅草屋,茅屋旁边还有一座栅栏。

“咦,这里,怎么多出一块石碑出来了呢?”。玄清摸了摸画卷的左下角以前没有出现的石碑。

木然的,那石碑青色濛濛的灵光一闪,玄清手指一疼,像是有什么东西没入那石碑之中一般。

待那石碑青色濛濛的灵光一闪而停之下后,石碑上写着“欧阳玄清,十二岁,练气四层,寿九十八”。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画卷是法宝,更甚至的是灵宝,难不成是认我为主了,可是,这画卷怎么用呢?”。瞧着这一幕的后,玄清有些傻眼的道。

随后,玄清灌入灵气,以血为引,用了各种办法,始终是发现不了这幅画的秘密。

玄清颇为失望的再次的把这幅画缠上胸前。

这画卷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关键时刻,能够挡挡飞剑的,要不是这幅画小了点,不够缠上胸前一圈,不然的话,自己前世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三个同阶的修士,用飞剑直接从后心穿过而亡。

就算如此,那飞剑也没能够刺破这副画卷。

玄清盘膝而坐,捋了捋思绪,还有十年的时间,王家和张家就会围攻自己家族。

王家、张家和欧阳家同是清林镇三大家族,他们三家的渊源要纠缠到好几百年之前,他们三家一直明争暗斗,都想灭掉另外的两家。

王家和张家之所以围攻欧阳家,那是因为前段时间,自己欧阳家金丹老祖,去了一处仙人葬的秘境之中,至今未出,幸好欧阳老祖留有元神灯在宗内,晓得欧阳老祖并未陨落。

欧阳老祖身死未明,没有坐镇欧阳家,和欧阳家对头的王家和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