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宁余馥

“熏小姐真是天真的可笑呀哈哈哈~”女人癫狂大笑。

��不对劲!不对劲!

如夫人看着白雾里走出来的女人,蓦然睁大眼睛,心里警铃蓦然大作,不住地揽着欧阳熏踉踉跄跄往后退着。

这人她认得,可不就是她院子里的张仆妇吗?

可是……

如夫人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眼前这张仆妇竟是双眼纯黑,没有一丝眼白。

她心里一阵发寒。

“她有没有告诉你啊,佳怡小姐去了那里?”张仆妇纯黑的双眼淌着血泪,凄厉嘶喊,步步紧逼,唇角却是上拉,嗬嗬的怪笑自她喉咙里咕噜咕噜溢出。

欧阳熏却没有被吓到,反而蹙蹙眉,一步踏出,冷冷一哼,“装神弄鬼!”

指尖掐印,一点火焰煞时在她指尖腾跃,“伏火令!”

朝着张仆妇一指,明火成线,在靠近的一瞬间暴涨,铺头盖去。

“走!”趁着张仆妇愣神那片刻,欧阳熏猛的朝如夫人一把推出。

“往哪里走?”张仆妇暴怒。

一股大力猛然袭来,如夫人只觉腹间一痛,便重重跌在地上,然而,她却顾不得痛,眼前这一幕让她不住惊骇尖叫,几欲崩溃,“熏儿!”

只见女孩儿细嫩的脖颈正被张仆妇攒在手里,上拉着往上提。

如夫人眼眶通红看着脚尖离地不住挣扎的女儿,心里揪痛,朝着张仆妇猛的扑去,哭喊,“你放开她,害宁佳怡的是我,是我啊!你放开她!”

欧阳熏发紫的小脸皱成一团,嘴唇不住颤动,似乎要说些什么。

如夫人却是看出来了,却是更加崩溃,她的女儿在说,‘走!娘,快走!’

张仆妇阴冷看她一眼,呵呵森笑,露出满口白牙,“急什么?慢慢来呀……”

通明的烛火微微晃动。

“熏儿。”如夫人无奈唤了声女儿的名字,不愿听也不能趴在桌上就睡吧。

没醒!

如夫人起身,推推趴在桌上睡沉的女儿,又唤了两声,“熏儿!起来回床上睡!”

“熏儿!熏儿!”如夫人不由想起近来寒阳城内的怪事,心下蓦地一寒,更加大力去晃女儿。

还是没醒!她彻底慌了。

“来人!来人!快来人啊!”女人尖利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

仆妇们听见主人急唤,不得不起身下床。

夜,骚乱起来。

月溪坐在屋外花墙上,饶有兴味看着屋里。

真是奇了,一个心如蛇蝎自私自利的女人还能为别人连命都不顾了呀?

“君上,那小姐身上黑乎乎一团的东西就是您要找的吗?”乔木亭也新奇,他记忆中可绝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东西呢。

“嗯,六界时期后便销声匿迹的鬼物。”

月溪看着那东西趴在那小姐身上偏偏进一步吞食欧阳熏的生魄不能,舍弃了眼前美味逃跑也总是撞在一堵透明气墙上丝毫讨不掉,整团气体都透着浓浓的懵逼感便觉得好玩儿,不由低声轻笑。

事实上,在阮红稀说起城中多名幼童无故昏迷之时,她便想起了之前小尾遇见的那只婴鬼。

无他,只因当时刚刚看过云上十二宫第二宫‘智灵概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