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长大再说咯

石娟娟看他笑了,自己瞬间释然,也开心地笑了。

不一会儿,早读完了,大家一起去做早操。

:“全国第二套中小学生广播体操,雏鹰起飞,现在开始......”

喇叭大声的喊着,全校的学生站在教学楼前排好队伍做操。

:“一二三四,五六七......”

广播的声音很大,石娟娟却不会去跟着节拍在心里喊,自打那个沈冲打架的下午开始,她的心对这个左前方体操动作不规范的男生产生了一种依赖感,与安全感。

她知道,她真的喜欢上了他。

时间真是种奇怪的东西,它明明不快不慢,但却有时能让人觉得度日如年,石娟娟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八字渠,顾名思义就是一条像八字的渠,横在宋村与胜利村交界处的十字路口,名字何人所起,渠又是何人所建,年代已无法考究,八字渠的渠边是已经泛黄的枯草,凄苦而惨淡的伏到地面。

傍晚,石娟娟娇弱的身影略显悲怆的一个人站在八字渠边,必经此地的胜利村的学生都走光了,可沈冲却迟迟未到。

“他是不是忘了?”石娟娟想“或者他已经回家了?”

正在凌乱的想着,一抬头,看到远处一个单薄消瘦的身形出现在视野里,她心中一喜,终于来了!

不一会儿,沈冲便走到了近前。

:“怎么啦?”沈冲表情淡然的问道。

石娟娟看到他这幅样子,有些心痛,但还是强挤出笑容:“你没事吧?”

:“什么有事没事?”沈冲表情略显不悦!

:“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和别人打架了!”

石娟娟突然就止不住泪水掩面而泣,沈冲一看石娟娟哭了,立马慌了。

:“哎!你别哭呀,燕舟什么人我清楚得很,他就是故意气我呢,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石娟娟听了沈冲的话抽抽涕涕地抬头望着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

沈冲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一笑。

:“当然了,再说,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为你打架的,我不能让别人乱说你的坏话,谁也不行!”

沈冲看着石娟娟认真的说。

石娟娟看着他的样子,感到脑子一片空白,她柔情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孩,看着他墨色深邃的眼睛。

:“无论是谁,我都会用我的拳头保护你的!”沈冲看着石娟娟的眼睛,石娟娟的哭声才止住了,但泪水又翻倍的涌出。

那天,冬草凄黄,斜阳无温,但石娟娟却感觉此时无比的温暖。

:“别哭啦,我难受是因为燕晨阳转学了,本来就难受,你还哭,你再哭我也哭,咱俩比谁哭的声音大。”

石娟娟听了慌忙抹干眼泪,其实沈冲想帮她抹去眼泪,但终究是羞涩的没动手。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两个眼睛挤尿尿,不害臊!”沈冲双手食指把眼睑拉下来,做了个鬼脸逗石娟娟。

看到沈冲的囧样,石娟娟终于破涕为笑了。

:“你真坏!”石娟娟红着脸。

:“哎!我唱首歌给你听,你听不听?”

:“听!听!听!当然听啊,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沈冲调皮的说,石娟娟用眼睛轻瞪了他一眼清了清嗓。

:“嗯嗯,开始了啊!”

沈冲眼神示意请开始。

:“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个艳艳个......”

额!沈冲在一瞬间对石娟娟的音乐品味有点质疑,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很动听的样子,俗语说得好“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石娟娟唱完了沈冲立马鼓掌:“真好听!”

:“其实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歌。”石娟娟看着沈冲,然后转过身看着大红色的夕阳。

:“你喜欢听流行歌!”

沈冲听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唉,其实都很好听,主要是你唱的好听。”

:“我爸爸之前最喜欢唱这首歌。”石娟娟此时给了沈冲一个背影,夕阳把他的马尾染成了酱红色。

:“自从他和我妈妈离婚后,我已经有小半年没有听过他唱歌了。”

沈冲这才明白,为什么石娟娟一直住在他舅舅家,原来她是单亲家庭。

:“对不起啊!”沈冲小声的说。

:“啊?你为什么说对不起?”石娟娟转过头看着沈冲笑着问:“你真是善良的有点傻。”

沈冲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对她了解太少了。

:“其实你和我爸爸还有点像!”

:“啊!不是,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和我喜欢的人离婚的!”沈冲赶忙解释。

:“我是说长得像...”石娟娟看着沈冲的表情,有些无奈的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